海口之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历史

俗世地仙75章军卡接送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21 10:09:30

俗世地仙 75章 军卡接送

“也就是说,你只是客气一下?”黄芩芷忍俊不禁。

“啊,不然你以为……”胖子点点头,旋即又摇摇头,腮帮子上的肉都甩过耳垂了,很认真地说道:“你不用客气,也别心疼累到我。我每天进货两三次,多的时候四次,哪次不得载二百多斤东西?就你这小身板,有一百斤么?”

心疼累到你?黄芩芷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,从小到大,她能够接触到的人,愿意接触到的人,没有如此粗俗之人,但,胖子虽然不招人喜欢,却也不让她讨厌。

还挺好玩儿。

所以稍稍犹豫之后,黄芩芷还真就出于好玩儿、新鲜的心态,扭身轻轻坐在了破旧三轮车漆面斑驳的侧帮上,一手抓握后斗前端只有十几公分高的横栏。

“坐稳咯……”胖子喜笑颜开地招呼着,用力蹬着三轮向女学员宿舍区驶去。

黄芩芷双腿交叉翘起才不至于让双脚沾地,感受到有微风拂面,脸上便洋溢出了轻松的笑容——确实很好玩儿,很有趣,很新鲜……于是莫名其妙地,她想到了些什么,继而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——绝大多数情窦初开的女生,曾幻想过将来会有意中人驾驶豪车来接她,甚至直升机私人飞机?又或者,是摩托跑车载着她风驰电挚兜风。想要小清新一些,那就是情郎骑着自行车,自己坐在后座上,轻轻揽着他的腰,行在风中,行在两侧都是青草和花海的小路上……

何其浪漫?

还有单纯些的童话想象,那是白马王子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公主的面前。

但,谁又会想过,坐在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侧帮上,而蹬着三轮载着她的,还是一个自己并不熟悉,勉强算得上是一个普通朋友的大胖子。理由是……顺路捎她一段。

远处,众人看到这一幕,全都傻眼了。

他妈的……

听说过好白菜被猪拱了,何曾见到过,国花牡丹被一头猪背在身上,还他妈到处奔跑着撒欢儿?

女学员寝室楼下。

黄芩芷从停稳的三轮车侧帮下来,微笑道:“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……其实……”实在是没有经验的温朔,绞尽脑汁想找话题和黄芩芷多说一会儿话,道:“我应该谢谢你的,以前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很讲道理,也会讲道理,遵守道理的人,但今天,怎么说呢?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”

黄芩芷摇摇头,很认真地说道:“你的那些道理,也让我学到了很多,真的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温朔发现自己词穷了——以前能说会道,任何时候都不会怯场,无论胡吹海侃还是敲黑板讲道理,他都可以信手拈来侃侃而谈,可现在,还有些紧张。

见胖子神情有些紧张和焦虑,黄芩芷大概猜到了什么,于是心里生出些许的无奈酸楚和同情,轻轻摇了摇头,微笑道:“胖子,我要回寝室收拾东西了。”

“哦,去吧,去吧。”温朔嘿嘿笑道。

“再见。”

“再见……”胖子坐在三轮车上,笑着挥手,目送着黄芩芷如一朵被轻风吹动的云彩,飘然消失在宿舍楼的门口。

下午四点半。

接送学生的大巴车一辆接一辆驶入了偌大的军训基地。

宿舍楼前,温朔半靠半坐在三轮车的侧帮上,一副优哉游哉的闲适模样,时而挥手和先行上车,较为熟识的同学再见,时而还会有个别学生快步走过来买一瓶矿泉水或饮料。

“老大,一会儿你的三轮车怎么办?”迟容有些担忧地问道。

旁边几位舍友,也颇为疑惑。

康锦辉皱眉看着大巴车,道:“这车上肯定是不能放三轮的,要不,和司机商量下,弄到车顶上也可以。”

“那不行。”温朔笑眯眯地摆摆手,道:“没事,你们走你们的,不用担心我,我不坐大巴。”

“嗯?”

几位兄弟一脸迷糊。

“放心吧,我可能比你们要晚些才能回学校……”温朔故作神秘,还颇为得意的模样。

于是几个兄弟都流露出了心疼的神情。

他们判断,老大肯定是舍不得他的三轮车,又不想让兄弟们担忧,又要面子,所以不肯说——其实,他是想蹬着三轮车,一路从军训基地几十公里骑行回去。

唉。

可是这种事情,也不好劝说老大,毕竟,这涉及到一个人的面子问题,大家装作不知便是了。

几人对视一眼,暗暗点头。

就在此时,教官闫良在远处挥手招呼道:“胖子,少赚两块钱你会死啊?赶紧把你那破三轮蹬到我们寝室后边,一会儿大巴车走了,我们也要出发,到时候可没空等你。”

“哎,来了来了!”温朔赶紧招手答应,继而对兄弟们说:“行了,我先过去了。”

“啊?”

几位兄弟全都有些懵圈。

康锦辉道:“老大,你是要跟着教官他们走?”

“是啊。”温朔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前几天就和教官、连长约好了,他们回部队时,把我捎上。教官们乘坐的是军卡,方便把三轮车捎回去……就是不方便把我送到学校门口,所以只能就近把我放下,我还得蹬着三轮跑一段。”

说罢,温朔也不去留意兄弟们惊讶钦佩的神情,蹬上三轮快速出发了。

“牛!”迟容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到底是老大啊……”周志华一副感慨万千的模样。

康锦辉撇着嘴摇头:“我是真服了!”

“走吧,上车了……”

韩辉憨笑着,招呼兄弟们背上包拎着行李箱,步入秩序井然的队列中,往大巴车旁走去。

接学生的大巴全部离开后,团部和各连连长、教官们,才开始撤离基地。

团领导乘坐军用越野车离开。

而连长、教官们,则是乘坐几辆那种遮盖了苫布棚做车厢的军卡撤离。

三天前,在和几位教官闲聊时,温朔得知军训结束后,教官们会乘军卡回部队驻地,而今年这批教官们的部队驻地,恰恰就在京城,虽然驻地距离京城大学还有很远一段距离,但会途径北四环,闫良顺口说了句在四环路上就能看到京城大学,温朔立刻就动了心,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,他还正发愁怎么把三轮车给弄回学校呢,于是立刻和几位教官商量着,帮忙把三轮车给捎回去。

捎三轮车,一件小事而已,也不违反纪律,没问题。

但请示过连长姜军后,姜军皱眉说军卡不方便驶出四环路,专门把三轮车送到京城大学的门口,而如果把军卡停在四环路的出口等待和温朔碰头,时间上不好确定,双方又不方便联系,所以……干脆让胖子跟随军卡一起走,如此一来,在最近的出口让胖子下车,蹬着三轮回京城大学,就方便多了。

事情就这么敲定了。

不过,今天胖子在军训场“纱窗擦屁股,露了一手。”,几位教官暗骂胖子这家伙是装病,也为其利落的身手和处理方式而深感钦佩,所以,他们在告诉姜军这件事之后,几个人一商量,这家伙装老实装病骗了咱们这么久,得收拾一下……

所以军卡没有到约定地点接胖子,教官们在不远处的路口集合上车。

胖子站在三轮车旁,满脸憨笑地望着教官们,还挥手打着招呼,等军卡发动,向军训基地大门口驶去时,胖子才猛然意识到不对劲:“卧槽,教官,连长……等等我!”

他登上三轮飞快地追了上去。

“胖子,加油!”

“加油!”

军卡故意放慢了速度,一帮教官们挤在军卡的后面向胖子加油——说是教官,其实离开军训基地,他们也都是正值年轻阳光的普通士兵,喜欢说说笑笑打打闹闹。

胖子欲哭无泪,知道这些平日里称兄道弟的教官们,是在和自己闹着玩儿,于是唔呀怪叫着奋起直追

就这样,一直追了足足两公里远,军卡才停了下来,教官们嘻嘻哈哈地跳下车,帮着胖子把三轮车、包裹弄到车上,还得连拉带抬又拽地,把故作气喘吁吁浑身无力的胖子,给扔到了车上,军卡这才继续向京城方向驶去。

车后箱里,一众教官和胖子打成了一团。

热闹过后,胖子从包里摸出了圆珠笔和笔记本,道:“哥哥们,难得相识一场,天南海北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着,相互留个姓名和家庭住址,万一将来我真的路过你们谁家,还能蹭吃蹭喝蹭住,临走再捎带点儿东西……”

几位教官愣住。

闫良率先反应过来,接过本子一边写着自己的家庭住址,一边啐骂道:“感情到时候你狗日的登门做客,礼品都不会拿,两个肩膀扛个脑袋就去,这还不算,我们得管吃管住……还他妈管拿?”

“对对对,教官仗义!”温朔忙不迭点头。

“你大爷的!”

几位教官哄笑起来,不过,他们还是都在温朔的本子上,写下了各自的姓名和家庭住址。而胖子,也写下了自己的家庭住址、在京城大学的院系宿舍号,并严正声明,自己不会对他们管吃管住管拿,理由很简单:“我温朔向来讲道理,我是学生,正处在花钱的时候,而你们却开始挣钱了,再者,我年龄比你们小,你们都该让着我……”

这个贱人!

教官们哭笑不得,却愈发喜欢这家伙,也,心生不舍,心生希冀——也许将来,真会有再见面的那一天。

安徽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好
浙江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唐山治疗阴道炎费用
广西龙泉山医院
莱西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