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口之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历史

异界娇宠 第十三章 无业岛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7 22:50:00

异界娇宠 第十三章 无业岛

舒晓恩抬高手腕,看着丝丝缕缕黑雾缭绕在手镯周边,藕般嫩白肌肤初始泛起疙瘩,过了几秒,才逐渐适应了黑雾镯子,浑身体温变得偏凉。

对白历修让她丢掉花草绳的要求,舒晓恩佯装没听到,打算借着问题转移他的注意力,便避开看他的视线,说道:“我想问你几个问题,你要认真回答,行吗?”空气有一瞬间凝固住,舒晓恩抬头,只见白历修蹙眉,盯着她手腕那条花草绳,神色不太愉悦。

舒晓恩心头不快,转念想到她的被动地位,又恐因花草绳这件事闹得两人不愉快,反而得不偿失,也不知道白历修的化身出现的时间能有多长。思绪杂乱,一时也无心理会这花草绳带给她心神安宁的奇效,伸手将它摘落下。

白历修探出手,从她手中捞过花草绳,淡淡道:“有什么想问的?尽管问吧。”

话音落下,只见花草绳在他手中,一握一搓,由他掌心泛起的黑雾立刻吞噬掉花草绳粉渣。舒晓恩愣了,抬头看向白历修,他薄唇勾勒着一抹温和笑容,眉宇间的邪气流溢,似乎神色比之先前几次见到时要苍白憔悴了许多。

琉璃色眼眸冲她眨了眨,浅笑道:“怎么?”

舒晓恩叹息一声,再无心理会那化为无数粉末的花草绳,问道:“什么是灵魂契?为什么我要戴了那条花草绳,精神才会稍稍恢复。”

白历修见她面上一抹郁色化不开,承认道:“灵魂契,是我下的,为的是不论你在娑婆大陆哪个角落,我都能找到你。让你一个人来无业岛,我实在放心不下。至于花草绳的安神效果,黑雾手镯能够代替的。”

舒晓恩低垂视线去看手腕上的黑雾手镯,只觉得黑雾手镯同白历修一般,都透着一股妖邪气息。眼见花草绳已毁,一时也无可奈何。

听到白历修提无业岛,舒晓恩心底犯嘀咕:既然放心不下,为什么不直接带她去无业岛,搞得神神秘秘的。正想问出声,没想到被白历修一眼看穿,头顶上传来他嘲弄笑声。

“无业岛是一处神秘圣地,也是一处……藏有世间人贪恋的财宝岛,岛中封印着我一族人所信仰的神明,无论任何人,都无法轻易带外人进入无业岛。”白历修顿住话语,见舒晓恩正安静的听着,才继续说道:“但你现在不同了,你已经拥有一具永生躯体,并且因灵魂契的缘故,体内含有我的灵力,无业岛对你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。”

舒晓恩硬着头皮,问道:“那我如果想回以前的世界,该怎么办?”

“以前的世界?”白历修挑眉,琉璃色眼眸中含了一丝冷笑,“无业岛中有一处古迹欲望岛,只要我愿意,随时可以送你回前世。”

舒晓恩听得心头烦闷,移开视线望向其它方向,却一点也看不到外界景物,脑海一片混乱,舒晓恩以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低语道:“我不想去无业岛。”

白历修听觉异于常人,听清她的话,微眯眼眸,琉璃色眼眸忽冷了下来,重复道:“你不想去无业岛?”

“……”

白历修冷声道:“舒晓恩,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带你到娑婆大陆?如果不是你在那个世界阳寿已尽,我何苦费这等功夫?”见舒晓恩似有心结,白历修收敛脸上冷意,平静道:“你忘了曾经答应过的事吗?”

舒晓恩看着手腕上黑雾手镯,面对他咄咄逼人气势,一时无言以对,脑海中不断划过曾经梦中的场景,那一场场梦境,陪伴了她走过那么多年。

此时想起,舒晓恩心生悲凉。

两人沉默无言了许久。一片树叶飘忽坠落在她肩侧,舒晓恩见他伸手为她捡开落叶,也不知怎么的,眼眶发烫,眼泪滚滚落下,一时竟也未察觉,“白历修,我记得第一次梦到你的时候,你还是个小孩。你那时候受了什么委屈,为什么要跟一棵树过不去呢?”

白历修听了陷入回忆,沉默了片刻,虽然不解她为何提起这件事,回答道:“那天,我被亲弟弟推下崖,差点丢了性命。也是那时候,我才发现我母亲是真的恨透我了,所以才会感到绝望吧。”

这件事,舒晓恩曾在第二次梦见白历修的时候,就问过他。第二次梦见白历修的梦境,他好像说了很多事,她也似乎在梦境中答应过一些事。

可遗憾的是,这么多年,她始终记不起那时候究竟在梦中答应了什么……就在刚刚,舒晓恩突然想起来了

,当时她是答应了,以后要陪在白历修身边。

“是那时候的回答,才让你设法把我弄到这个世界?”

白历修犹豫了一会,看到她眼角滚落的热泪,白历修眼中划过一丝复杂的情愫,抿了抿唇,靠近她身边为她擦掉眼泪,道:“如果你真的不愿意,我会尽力想办法让你回到那个世界。不过,也只有通过无业岛中的欲望崖才能送你回去。你相信我吗?”

舒晓恩不曾想过有一天会遇到这般诡异离奇的事,心底本就对白历修存了几分情愫,此时听了白历修的话心头麻木的想:若是回不去,那陪在白历修身边也不会是什么坏事,只要他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就行了。

眼见白历修的化身逐渐变得透明,剩余的时间不多了。舒晓恩点了点头,道:“我会去无业岛找你的。只不过要怎么去?”

“去杀戮之村找一个姓蛇的老妇,她祖上有一张到无业岛的地图,你把黑雾手镯给她看一眼,她会带你到无业岛。”

白历修的身体越来越透明,声音变得缥缈,“如果找不到此人,那你就从杀戮之村一直往有海水的地方走,那附近应该有一艘印有“业”字的木船,那船下了咒语,会送你到无业岛的。”

舒晓恩脸色唰的变得一片苍白:她不会泅水,掉水里怎么办?这个世界可不像是有救生圈的样子。不等她将担忧说出,白历修的化身被风一吹消散了。

宁夏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贵阳有没有看癫痫病的
武平县妇幼保健院
潢川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合肥治疗盆腔炎医院

相关推荐